快捷搜索:  as  asThAceIBkEgtM  as).).)(()

课本里的春天

该如何形容春天?它是色彩缤纷的,蓝天白云、绿树红花绘就标致的春景春色,展示出勃勃活力;它是悦耳动听的,春雷、春雨、春水奏响美妙的旋律,润泽着万物发展;它是诗情画意的,人们迎着东风追逐贪图,朝着美好未来奋斗不歇。

这个春天,注定与众不合。由于疫情肆虐,妖冶春景春色暂时蒙上了一层阴霾,“加油武汉”的鼓劲声却让春天的旋律加倍昂扬,全中国人夷易近志同道合、合营闯关,书写着别样的春天故事。

当我们翻开讲义里的春天诗篇,当我们诵读书卷里的春天辞章,当我们沉思先贤留下的人生聪明,一个充溢盼望的春天呼之欲出,一个无限灼烁的春天就在前方。

仔细端详春天的样子容貌,你会发明它是如斯鲜亮活跃、娇俏可人——

“草长莺飞仲春天,拂堤杨柳醉春烟”(高鼎《村子居》,部编版二年级语文下册)是初春仲春的田园风光;“三月的桃花水,舞动着绮丽的朝霞,向前流啊。有一千朵桃花,点点洒在河面,有一万个小酒窝,在水中回旋”(刘湛秋《三月桃花水》,部编版四年级语文下册)是阳春三月春水润泽大年夜地的天气;“春江潮水连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。滟滟随波切切里,何处春江无月明”(张若虚《春江花月夜》,人教版高中语文·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)是春天江畔赏月不雅潮的清幽之境;“轻舟短棹西湖好,绿水逶迤。芳草长堤,模糊歌乐处处随”(欧阳修《采桑子》,部编版七年级语文下册)是春日泛舟湖上的闲适之情。

春天,是白居易眼里“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”(白居易《忆江南》,部编版三年级语文下册),一派江南春日胜景;是郑振铎笔下“小燕子带了它的剪刀似的尾巴,在阳光满地时,斜飞于旷亮无比的天空,叽的一声,已由这里的稻田上,飞到那边的高柳下了”(郑振铎《燕子》,部编版三年级语文下册),一幅燕子轻舞的灵动春景春色;是艾青诗中“刮的风是绿的,下的雨是绿的,流的水是绿的,阳光也是绿的”(艾青《绿》,苏教版九年级语文上册),一场“绿”的狂欢。

人们热爱春天,不惜用最美好的词汇来描述它、最浓郁的感情去讴歌它,是由于春天从冰冻寒冷的冬天走来,却老是带给我们温暖、盼望和气力。古往今来,若干古圣先贤将自己对付自然规律、人生聪明、家国抱负的思虑涂抹进浓墨重彩的春天里,为本日的我们留下宝贵的精神财富。

春天,是充溢聪明的。春天是气候变暖、万物苏醒的季候,中国劳感人夷易近在千百年的临盆实践中总结出“一年之计在于春”的宝贵履历。从“春种一粒粟,秋收万颗子”(李绅《悯农》,部编版二年级语文下册),到“春天是植树的季候……本日,我们在这里植树,再过十年、二十年,这里也将是一片青葱翠绿”(刘湛秋《植树的季候》,北师大年夜版二年级语文下册),无不强调春耕春种的紧张性,启发人们在春天就要筹谋整年。

在这个万物发展的季候,人们也在诗词中记录小我察看到的气候变更、动植物发展规律。“几处早莺争暖树,谁家新燕啄春泥”(白居易《钱塘湖春行》,部编版八年级语文上册)描画候鸟迁徙回归后搭建新房的天气,“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”(龚自珍《己亥杂诗》,人教版八年级语文下册)讲述自然界物质轮回的历程,“竹外桃花三两枝,春江水暖鸭先知”(苏轼《惠崇春江暮景暮年》,部编版三年级语文下册)强调实践出真知的紧张性。

这些质朴的科学事理恰是源于对自然界的精准察看和准确记录,这与现代科学钻研的精神是一脉相承的。“竺可桢爷爷曾不止一次地说过:‘我必要的是正确的光阴。搞科学钻研,不能应用“大年夜概”“大概”这类字眼,也不能用预计和揣摸代替察看。’竺爷爷恰是经由过程常年的正确察看,才掌握了气候变更的规律。”(《第一朵杏花》,苏教版四年级语文下册)春天,播撒着科学筹谋的种子,为我们科学熟识自然、探索万物规律打下紧张根基。

春天,是充溢气力的。“北方的仲春,春天在进攻,冬天在撤退。是暖流融化了岩石上的冰层,滴下第一颗粗大年夜晶莹的水珠,宣告了春的来到……滚滚的春潮把坚冰击溃了,淹没了,迫使它驯服地和残冬一路向远方流去。”(冯德英《春潮》,北师大年夜版四年级语文下册)没有一个冬天弗成超越,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光降。正如这气势磅礴的春潮一样平常,春天具有一股弗成抗拒的气力。

这股气力,源自“野火烧不尽,东风吹又生”(白居易《赋得古原草送别》,部编版二年级语文下册)的坚韧,源自“春色满园关不住,一枝不安于室来”(叶绍翁《游园不值》,部编版六年级语文下册)的勇气,源自“东风又绿江南岸”(王安石《泊船瓜洲》,部编版六年级语文下册)的气势,始终勉励着中国人夷易近拼搏向上。

“于是颠最后悠长的冬日/颠最后冰雪的季候/颠最后无限困乏的等候/这些血迹,斑斑的血迹/在神话般的夜里/在东方的深黑的夜里/爆开了无数的蓓蕾/点缀得江南处处是春了。”(艾青《春》,北师大年夜版七年级语文下册)春天,抖擞出愈挫愈勇的活力,凝聚起我们不畏艰苦、赓续提高的强大年夜动力。

春天,是充溢盼望的。“‘一年之计在于春’,刚开端儿,有的是功夫,有的是盼望。春天像刚落地的娃娃,从头到脚都是新的,他发展着。春天像小姑娘,花枝飘扬的,笑着,走着。春天像壮实的青年,有铁一样平常的胳膊和腰脚,他领着我们上前去。”(朱自清《春》,部编版七年级语文上册)在这篇贮满诗意的“春的赞歌”里,散文大年夜家朱自清描绘了一个气愤发达、充溢盼望的春天,它更是作者要在春天的引领下满怀信心“上前去”的心坎写照。

春天带来无限盼望,这份盼望潜藏在润物无声的逝世守之中,“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。随风潜天黑,润物细无声。野径云俱黑,江船火独明。晓看红湿处,花重锦官城。”(杜甫《春夜喜雨》,部编版六年级语文下册)这份盼望,蕴藏在披星戴月的奔放之中,“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缓步。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生平。料峭东风吹酒醒,微冷,山头斜照却相迎。追念素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”(苏轼《定风波》,部编版九年级语文下册)这份盼望,深藏在蔑视艰苦的自大之中,“风雨送春归,飞雪迎春到。已是绝壁百丈冰,犹有花枝俏。俏也不争春,只把春来报。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丛中笑。”(毛泽东《卜算子·咏梅》,苏教版七年级语文下册)春天,孕育着欣欣茂发的盼望,为我们创造美好未来坚决必胜的信念。

这个春天里,面对疫情的中国人夷易近正万众一心、科学防控、共克时艰。我们坚信,乌云遮不住升起的太阳,严寒挡不住春天的温暖,疫情压不倒英雄的中华儿女,“等闲识得春风面,万紫千红老是春”(朱熹《春日》,人教版三年级语文下册)的盛况就在前方。待到春暖花开之时,待到闯关成功之际,我们定要拥抱这美好的时节,拥抱身边的每一小我。(记者 方莉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